重要通知
《安徽文学》版面紧张,请大家踊跃投稿。 投稿邮箱 : ahwx@ahwxzz.com
安徽文学版权信息

主管单位: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编辑出版:《安徽文学》杂志社

国际标准刊号:1671-0703

国内统一刊号:34-1169/I

期刊级别:省级刊物

语   言:中文

周   期: 半月刊

出 版 地:安徽

邮发代号:26-177

开  本: 16开

投稿邮箱 :ahwx@ahwxzz.com

在线编辑QQ :2036694703

在线办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 : ahwx@ahwxzz.com

编辑部QQ: 2036694703

网址: www.ahwxzz.com

[文学评论]《围城》文学作品赏析

时间:2021/06/04  点击:45


       

朱峰

摘  要:《围城》是钱钟书的经典作品之一,被时代赋予了特别的意义。小说通过描述复杂的人物关系和故事情节真实地反映了当时旧社会的现状,具有特殊的艺术特色。本文主要以文学作品《围城》为重点进行赏析,首先分析《围城》这部作品的作者简介以及小说的主要内容,其次从使用讽刺犀利的语言风格、幽默的语言特点、使用比喻的写作手法、精细入微的心理描写、象征意义的展现以及意象化的描写几个方面深入说明并探讨《围城》的艺术特色,旨意在为相关研究提供参考资料。

关键词:《围城》;文学作品;赏析

[中图分类号]:I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21)-09-0-02

《围城》是钱钟书先生唯一的一部长篇小说。在《围城》这部小说中,钱钟书先生刻画了一批具有不同性格的特殊知识分子,通过对婚姻的围城、旧社会的围城、封建思想围城等描述,揭露了在民國时期,知识分子在崇洋媚外和中国传统的封建思想相互结合下的表现和面貌[1]。通过使用幽默的语言风格,对当时的社会现状和封建传统思想进行嘲讽,使文章具有鲜明的艺术风格和深远的现实意义。

一、《围城》的简介以及小说的主要内容

(一)作者钱钟书先生的简介以及创作背景

《围城》这部经典的小说是在1944年创作的,由上海晨光出版公司出版的。作者钱钟书先生出生于教育世家,其父亲是国内著名的文学家钱基博。他的妻子是国内闻名的戏剧家、翻译家杨绛先生。钱钟书先生在我国的文学创作和研究方面具有十分卓越的贡献,除了《围城》这部经典的作品之外,还创作了《管锥编》、《谈艺录》、《写在人生边上》等其他的著名作品[2]。当时身处上海的沦陷区,作者的创作阶段情绪非常低沉和郁闷,为祖国的未来感到万分的忧虑。

(二)小说的作者在《围城》的序言中详细描述了当时国内的一部分上层知识分子的形象,形形色色的年轻男女在爱情中不断纠葛,陷进困境,好不容易走出困境,又走入到另一个困境中,没有办法挣脱。他们是在复杂的社会环境中被困住的一群人。但是作者钱钟书先生想要表现的不单单只是这些,排除无法改变的大环境外,还有在现代年轻的知识分子中没有办法改变的精神,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围城”。直到现在,有非常多的学者都给予了这部小说很高的评价。在有关的评价中,有一位学者的评价非常著名,这位学者就是夏志清教授。夏教授专门撰写了一篇有关自己对《围城》这部小说的分析和鉴赏的文章,促使其他国家的学者也开始关注了这部小说,提高了《围城》这部小说的知名度[3]。但是《围城》被翻译成不一样国家的语言以后,《围城》这部作品也就随之出现了不同的版本,因此不同国家的学者对于这部作品的理解也有所不同。比如,有些国家的学者认为这部小说中所描写的有关人物都是被困在了自己的精神世界里了,这种的理解方式也重点突出了《围城》这部小说的主题,呈现了小说的作者在日积月累中的思想成果。作者在“围城”中并没有把每一个故事的中心线都结合在一起,而是把不同位置的肌理拼接在一起,这也正是这部小说的精华。

二、《围城》的艺术特色

(一)讽刺语言巧妙而犀利,独具一格

在《围城》这部小说中,作者钱钟书采用了非常多的具有讽刺意味的语言,而这些语言最最主要是为了可以充分展现小说中的人物特征和突出人物的个性。在小说中的众多人物中,每个人物都被刻画的十分生动形象,具有鲜明的艺术特色,与此同时也为小说的读者留出非常广阔的想象空间[4]。作者钱钟书先生在讽刺描写小说中的相关人物时极其具体,特别是人物的心理描写,不仅可以进一步发掘小说中人物的内心世界,还可以轻巧地渗透一些有关描述西方心理的写作手法。小说的作者依据敏锐的眼光描述了每个人物所具有的不同的特征,擅长将人物复杂的心理活动进行重点论述,同时使用具有讽刺意味的语言去进一步增强每个人物的形象。

(二)语言诙谐幽默

在《围城》这部小说中,作者钱钟书先生通过采用诙谐幽默的语言特点描写了一些另类的知识分子,他们在封建传统的思想中和崇洋媚外心态的相互结合的情况下,每天都过着勾心斗角的生活,安于一隅。在《围城》这部小说中人物的出场有很多,人物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故事情节曲折离奇,但是经过作者钱钟书先生的描写,让每一个读者在阅读文章后脑海里都有具体的故事画面和人物的形象,进而可以使人们完全地进入到故事当中去,让阅读的人可以更加深入地理解作者在创作文章时的创作目的。《围城》这部小说主要是围绕三阁大学的故事展开叙述的,使用“钱式”特有的幽默方式对当时封建社会背景下所谓的知识分子的形象进行了讽刺和批评。

(三)比喻生动并且形象,手法鲜明

在小说《围城》这部小说中,作者钱钟书先生使用明喻和暗喻的写作手法进行巧妙的结合,将小说中的人物形象进行了细致地描写,与此同时展现了不同风格、不同特征的人物形象。在描述人物的过程中,钱钟书先生描写的非常细致并且生动形象,非常符合每个人物在小说中的人物设定。钱钟书先生不但是一位小说家,更是一位学识渊博、通晓古今知识、名扬中外的大家,他的渊博学识在作品《围城》中可以充分地体现出来。《围城》这部小说在写作的过程中广泛地采用比喻的写作手法,喻体包含了历史、哲学、宗教以及艺术等不同方面的有关知识。例如,钱钟书在文章中把沈子培写“人”字时候的捺脚比喻成“老妈子缠的小脚”,这样的比喻可以更加生动形象地描写出沈子培这个人物的畏首畏尾的性格特点;把苏文纨的手比喻成“捏着冷血”的鱼翅,这样的写作手法生动形象地表现出苏文纨对于方鸿渐的冷淡的态度[5]。在《围城》这部作品中,作者将每一个本体和喻体都进行了非常完美地结合,小说中的每一个故事都蕴含着作者钱钟书先生丰富的想象力和渊博的知识。

(四)精细入微的心理描写

在小说《围城》中,作者钱钟书先生在对每一个人物进行有关心理活动的描写过程中都进行了比较深入地挖掘,使用丰富并且细腻的文笔去刻画人物的心理变化。钱钟书先生在描写小说中人物的心理时大胆地借鉴了西方幽默讽刺的写作特点去刻画小说中不同人物的不同心理特点和变化,写作的眼光独到,笔法尖锐,可以让读者在阅读文章的过程中,在人物形象出现在大脑中的时候可以迅速地将小说的故事代入到人物上,具有十分强烈的代入感。

(五)象征意义的展现

在小说《围城》中,不但有生动有趣的比喻,还有一定的语言艺术魅力,和丰富的内涵象征意义。婚姻围城、社会围城、封建思想围城,人的一生就是从一座围城进入到另一座围城中去的过程。在小说中作者对于每一座围城刻画都蕴含着深远的意义。方鸿渐和孙柔嘉的婚姻是一座围城,他们双方在婚姻围城中苦苦挣扎,尽管在最后分开的时刻依然是在争吵的过程中度过的[6]。赵辛楣用尽一生的时间没有能够进入到苏文纨的围城中,即使他们在爱情中奋力挣扎,但是也没有办法在一起,最后以痛苦的悲剧收尾。三阁大学是一座社会的围城,在围城中的每个人都精心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整天勾心斗角,想尽办法对别人极尽打压和挑拨离间,他们在事业上苦苦挣扎,努力奋斗,但是仍然逃不掉最后的幻灭。三阁大学的情况真实地反映出当时封建时期的旧中国的真实情况,当时的人们在水火之中盼望着可以见到光明,但是依然没有办法摆脱当时社会的现状。作者钱钟书先生在关于人生哲理的论述几乎都延伸到这部小说中的各方面,不管是从哪一个角度的分析,阅读小说的人都可以深刻理解到文章里面所蕴含的象征意义,即精神方面的“围城”。例如,作者在描写小说的主人公在回国的路上,与鲍小姐进行了邂逅,这样的故事情节让小说最后逐渐变成了方鸿渐与两位女子之间进行相互追逐的情况,与此同时也为小说最后结局的悲剧奠定了一定的基礎。“围城”这个主题不但象征着赵辛楣等人在爱情以及事业方面的挣扎,还表现了小说中的当事人在当时社会背景下的绝望心情。因此,这部小说蕴含了深刻的象征意义。

(六)意象化的描写

小说的作者钱钟书先生在本部小说中灵活地使用了意象化的描写方式,给阅读的人创造了一个广阔的想象和创作的空间,让读者可以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去对小说中的故事情节展开思考。意象化的写作手法对于诗歌的创作是非常常见的。在这篇文章中,最可以表现使用意象化的写作手法的就是在前文中提到过的使用典故。例如采用胡萝卜、驴和赶驴人三者的故事去类比文章中上属与下属之间的领导关系,赶驴人奸诈狡猾,驴愚笨无知,这样的写作手法生动形象地刻画了领导在对于下属时候的驾驭与领导的关系情况。与此同时,从此点出发,引申到社会的其他关系上,体现出非常大的讽刺意义。《围城》这部小说的作者钱钟书先生自身具有非常独到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因此可以创造出非常多的生动形象的意象,并且经过自身非凡的语言表达能力展现给阅读小说的人,这就是“钱氏技巧”,这种写作的技巧是任何人都无法复制和超越的。钱钟书先生用宽容的写作角度去描述和分析旧社会时期的人和物,在作品中使用意象化的描写方式去体现幽默的风格,让读者阅读时充满快乐。

结束语:

综上所述,在小说《围城》这部作品中,不但有生动形象的比喻写作手法,而且还具有丰富的内涵象征意义,是一部值得读者阅读的经典之作。在整部小说的创作过程中,作者钱钟书先生可以灵活使用比喻的写作手法,通过幽默的语言方,去创造出一个个极具丰富的情景,直击人心。在小说中使用嘲讽的写作手法,可以让读者在阅读的时候既可以开怀大笑,又可以更加深刻地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残酷的背景下人们的生存情况,体会到旧社会时期中国的悲哀和不幸。在对《围城》这部作品进行赏析的同时,不但可以深入理解作者钱钟书先生在创作过程中的写作特征,又可以更好地理解作品中所蕴含的深刻意义。

参考文献:

[1]裴明慧. 关于钱钟书小说《围城》的文学语言赏析[J]. 中国民族博览, 2018, 000(006):97-98.

[2]邹翔鹏. 《围城》文学作品赏析[J]. 长江丛刊, 2017, 000(021):114-114.

[3]刘巧芳. 《围城》中知识分子的形象分析[J]. 青年文学家, 2018, 000(005):56.

[4]刘奕. 《围城》的文学史书写及经典化[J]. 惠州学院学报, 2018, 38(05):79-84.

[5]许昊旻. 《围城》的语言艺术[J]. 考试周刊, 2018, 000(049):30.

[6]王安荣. 论《围城》的围困式人生[J]. 现代交际, 2018, 490(20):94-95.


本文由: 安徽文学杂志社编辑部整理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安徽文学杂志社编辑部

2021/06/04